鹏欣股票(鹏欣资源的海外)

本文来源:时代周报 作者:唐栗

受国际期镍价格飙涨影响,A股市场和镍沾边的公司股价也一飞冲天,这就包括大讲“海外有矿”故事的鹏欣资源(600490.SH)。

3月7日、3月8日,鹏欣资源连续两天涨停。该公司3月8日晚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,称经公司自查并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核实,公司并无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。

鹏欣资源在海外间接持股镍钴矿。

2017年,其全资孙公司鹏欣国际参与认购Clean Teq公司(2021年4月更名为Sunrise Energy)11.7%股份,该公司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拥有高品位的大型镍钴钪矿床。根据Clean TeQ最新数据,已探明储量为6540万吨,镍钴平均品位Ni 0.67%、Co 0.11%;推断储量7790万吨,镍钴平均品位Ni 0.52%、Co 0.09%。因此,探明和推断的矿石储量合计约1.43亿吨。

鹏欣资源回应称,“暂时来看对公司没有特别大的影响,如果特别大影响的话,公司会及时披露。镍矿公司没有直接拥有,只是有一部分参股。主营业务是铜和金,涉及铜矿和金矿。镍矿业务不是合并报表范围内的,只是股权投资。”3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此致电鹏欣资源,相关负责人表示:“以公告为准。”

尽管如此,大笔资金依然追捧鹏欣能源。

3月9日,鹏欣资源盘中再度冲高接近涨停,但随后快速回落。全天成交量惊人,市值仅128.1亿元,成交额达23.93亿元,换手率高达20.72%。3月10日,鹏欣资源跌停低开,虽快速打开但依然低位震荡,截至收盘,仍跌超5%。

核心铜矿枯竭、毛利堪忧

希图鲁矿山产铜矿,是鹏欣资源实控人姜照柏第一个“海外有矿”的故事。

阴极铜的生产和销售以及大宗商品贸易,是鹏欣资源的两大核心业务。依靠这两块业务,2018年至2019年,鹏欣资源跻身营收百亿俱乐部。2020年受疫情影响,该公司营收为87.14亿元,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75.19亿元。

2019年和2020年,鹏欣资源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.11亿元、4.63亿元,但在扣除投资收益后,营业利润却为负值,分别亏损1.04亿元和0.41亿元。

大宗商品贸易对鹏欣资源贡献良多。2018年至2020年,其贸易收入分别为126.81亿元、130.37亿元、67.29亿元(金属品贸易),营收占比分别为89.71%、89.49%、77.15%。大宗商品贸易毛利率极低,2020年金属品贸易的毛利率仅0.55%,其他贸易毛利率仅1.41%。

来源:公司2020年年报

阴极铜业务是鹏欣资源的重要盈利点。

鹏欣资源的阴极铜销售量每年稳定在3.3万吨左右,2020年受疫情影响销售下降至近3万吨。2019年、2020年,阴极铜利润占比分别达到93.50%、79.76%。甚至不少年份利润占比超过100%。

来源:IFIND数据

不过,鹏欣资源核心铜矿希图鲁矿山已快开采完毕,无法满足现有生产线对铜矿的需求。自2018年开始,鹏欣资源就通过外购铜矿石保证原材料充足供应。外购铜矿即贸易阴极铜,毛利率仅0.72%。

来源:同花顺

50亿接盘实控人矿产

希图鲁矿山背后还有故事。该矿山原本是姜照柏旗下控股企业上海鹏欣矿业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鹏欣矿投”)的资产。

2011年,鹏欣资源发起了14.4亿元的定增,其中14.1亿元用于购买鹏欣矿投50.18%的股权。按当时定增计划,希图鲁阴极铜项目总投资约为2.55亿美元(按2011年平均汇率计算,约合16.48亿元人民币),分前后两期建设,第一期预算投入11.01亿元,但到2012年底完工的时候,实际投入为16.05亿元,超出预算约5亿元。

二期工程预算数为5.04亿元,原本预计2013年9月左右试运行,结果项目直接拖到2016年才完工,且项目预算数骤增至16.83亿元,是原预算数的三倍多。

2016年,鹏欣资源再度抛出定增计划,筹划收购鹏欣矿投剩余49.82%股权,募集配套资金17亿元。其中,14.35亿元用于对鹏欣矿投增资,主要建设2万吨/年阴极铜生产线项目和7000吨/年钴金属量的氢氧化钴生产线项目。

然而至今,新增阴极铜生产线一分钱未投入。据鹏欣资源专项报告,截至2021年6月底,2万吨/年阴极铜生产线项目累计投入金额为0。公司对此解释:因2020年海外疫情蔓延持续影响,项目实施存在一定风险,且公司也未找到合适的矿石供应商、取得新的矿业权。

鹏欣资源的铜矿还能开采多久?若未能找到合适矿源,业绩将面临怎样的困境?这些或许都和实控人姜照柏毫无关系,鹏欣矿投已将之全部卖给了上市公司,前后超30亿元(14.1亿元现金+17亿元股票)纳入囊中。

鹏欣资源“海外有矿”的另一个故事是CAPM的核心资产南非奥尼金矿矿业权,CAPM这家公司也是姜照柏及其弟弟姜雷共同出资成立的Golden Haven的子公司。

其实早在2014年,鹏欣资源就打算以4.5亿元收购Golden Haven 100%股权,但该计划最终流产。

来源:公司公告

此事并未就此作罢。2017年,收购金矿计划重启,交易标的为宁波天弘100%股权,而这次的收购交易对价高达19.09亿元,其中现金支付4亿元,股份支付15.09亿元。也就是说,仅隔三年,南非奥尼金矿就增值了14.59亿元。

来源:公司公告

对于收购交易部分使用股份支付,某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本质还是实控人需要现金,所以由上市公司公开增发筹集现金,否则如果全用股票支付,实控人要现金就只能卖股票或质押,这都会打压股价。”

现金支付4亿元,对于2018年净利润不到2亿元的鹏欣资源来说可是一笔不菲的金额。于是鹏欣资源选择定增,靠发行股票募集来的资金来支付4亿元现金收购款,而其余募集部分用于南非奥尼金矿的生产建设项目。

不过,投资者对这个定价并不买账,定增最后实际只募集了6亿元。这就意味着扣除掉4亿元的现金支付后,用于该金矿生产建设的费用只有2亿元,这比原预期投入的10.6亿元要整整少了8.6亿。

而从财务数据看,奥尼金矿长期处于亏损状况。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1月-4月,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-1949.34万元、-2004.53万元和-78.31万元。

这次的收购也引来上交所问询函,要求公司说明奥尼金矿能够开采的规模、金属量及预计开采时长等问题,并要求财务顾问和评估师发表意见。

据公司回复函显示,根据计划,达产年(即2022年)将实现年产合质金 11,740kg,达产年平均年产合质金 11,619.05kg。

来源:公司公告

而据2021年中报数据,奥尼金矿工程的预算数为33.34亿元,工程进度仅为8.39%,尚有30亿元的资金投入缺口,显然这距离当初回复上交所的投建进度相差甚远。对此,鹏欣资源上述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如果今年南非疫情等外部因素有所缓解,公司准备大规模投入到奥尼金矿项目。

姜照柏这两个“海外有矿”的故事,上市公司均成为埋单者,七年间分三次以50亿元代价接盘了实控人资产。

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实控人将自己的资产卖给自己控股的上市公司,是将非上市资产的经营风险转移到上市公司。至于定价方面,除非是在同一时间点进行类似资产的评估比较,否则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剧烈,不能用不同时期的价格来简单判断估值的合理性。

2月16日,鹏欣资源公告,控股子公司CAPM-TM于2月14日与TLGM等三方签署《收购协议》,收购TLGM持有的Tau矿中采矿权17及探矿权11862与相应的所有权、财产等业务,基准购买价格为3亿兰特,折合人民币1.26亿元。

鹏欣资源“海外有矿“,新故事又来了吗?

声明:信息资讯网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版权归原作者时代周报所有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 删除。

本文链接:/news/107.html